<dl id='gs4oo'></dl>
<acronym id='gs4oo'><em id='gs4oo'></em><td id='gs4oo'><div id='gs4o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s4oo'><big id='gs4oo'><big id='gs4oo'></big><legend id='gs4o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fieldset id='gs4oo'></fieldset>

<i id='gs4oo'><div id='gs4oo'><ins id='gs4oo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gs4oo'></span>
    1. <ins id='gs4oo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gs4oo'><strong id='gs4oo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gs4oo'></i>

      1. <tr id='gs4oo'><strong id='gs4oo'></strong><small id='gs4oo'></small><button id='gs4oo'></button><li id='gs4oo'><noscript id='gs4oo'><big id='gs4oo'></big><dt id='gs4o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s4oo'><table id='gs4oo'><blockquote id='gs4oo'><tbody id='gs4o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s4oo'></u><kbd id='gs4oo'><kbd id='gs4oo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喋血雕翎箭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南宋末年,京城臨安朝天門外的驛道上,一位威武的大將軍帶領幾名副將隨從,迎著南逃的難民流,縱馬向北飛馳。

            將軍是湖州總兵、定遠大將軍嶽毅。前一天軍機大臣十萬火急召見戍邊將軍,原來南宋皇帝昏庸軟弱,丟棄瞭大片國土。一位將軍率先破罐破摔,建議既來到京城,何不消遣消遣?戰死前風流一番,也不枉為一世。臨安守將推薦去西湖邊的橘紅院,那是京城最負盛名的妓院,名妓羽矢矢國色天香。別看她年及三旬,看起來不過二八年華。

            此女子之所以名蓋天下,是因為她在密室供奉著一件奇物──一支金光閃閃的雕翎箭。每逢六月初三,她都要全天閉門,焚香祭拜。嶽將軍聽瞭並沒在意,誰想今晨走到半路上,忽然想起那位名妓羽矢矢的情況:三十許人,供奉一支箭,在六月初三祭拜,不知怎地,他竟聯想起自己的未婚妻翼飛飛。

            嶽毅原是揮縣總兵之子,與縣裡大戶翼傢小姐翼飛飛定瞭娃娃親。他16歲那年,兵荒馬亂,兩傢都願把婚事提早辦完,於是讓他去丈人傢下聘禮。嶽丈把嶽毅帶到後花園,想看看未來女婿的武藝。英俊少年二話不說,隻聽呼呼風聲不見人影,一片眼花繚亂。嶽丈連連誇獎,少年越發來勁,看見天空飛過一群大雁,返身取來弓箭,嗖的一聲,一箭雙雕,兩隻大雁落在瞭後院。

            後院相思樹下,小姐翼飛飛正入神地看書。她十五六歲年紀,典型的江浙美女,身材高挑,白皙皮膚。冷不防天上兩隻大雁掉下地撲撲棱棱,把她嚇瞭一跳。她趕忙上前把箭拔出,兩隻大雁掙紮著湊到一起斷瞭氣,翼飛飛傷感地想,誰這麼狠心?她捧住那箭觀看,是一支雕翎箭,箭桿上還鑄有隸書體嶽毅二字,她不由臉紅心跳。這時嶽毅追過來,向未婚妻施禮。小姐微微責道:相公好忍心,為何射殺無辜?少年臉紅語塞,低頭不敢迎視小姐責備的目光。小姐心一軟,自己趕忙替未婚夫圓場,捧著箭愛不釋手地說:哼,準是傢父在考你!哥,這雕翎箭造得好奇巧!嶽毅說:妹妹喜歡,送你吧。小姐滿心高興,害羞地跑進瞭繡房。

            嶽毅回到傢,準備五日後迎娶飛飛。哪知趕上元軍又一次殺來,嶽毅的父親率部迎敵,寡不敵眾戰死疆場。嶽毅去嶽父傢探望,隻見嶽父傢中火海一片,傢人早無蹤影。他慌忙返回自己傢,全傢人均被元軍擄走。嶽毅悲憤之下到湖州投瞭宋軍。

            十幾年來他不斷打聽尋找,但一無消息。後來一次會戰中,友軍的一名老將被元將砍下馬來,倒在地上。虧瞭嶽毅及時沖上去殺退敵將,扶起老將軍時,他愣住瞭:眼前正是嶽父大人。原來當年元軍殺來,翼傢舉傢南逃避難,路上女兒被亂軍沖散,嶽父尋找多日未果,於是憤而投軍,至今仍無女兒下落。嶽父臨終囑咐他一定要找到飛飛。

            嶽將軍一幹人馬來到橘紅院門口,下馬拴韁。這可引來副將隨從們的竊笑,都說將軍今天這是怎麼瞭?他十幾年來從不近女色呀!鬧瞭半天,急急趕回原來是想逛妓院,辦風流韻事。

            其實,將軍來此處隻是想驗證心中疑惑。昨天聽臨安的將軍說,名妓羽矢矢年齡三旬,和飛飛相仿。巧的是她供奉著一支奇箭,而自己曾送過飛飛一支雕翎箭!更巧的是,她供奉的日子為六月初三,恰是他嶽毅的生日!難道羽矢矢是消失瞭十幾年的翼飛飛?

            聽說湖州定遠大將軍駕到,名妓羽矢矢不敢怠慢,趕緊更衣、梳妝。她如今的身價乃京城第一名妓,如今她由妓女升級到瞭自由身兼鴇母。自己執掌一傢妓院,不常接待客人,隻有達官貴人來,她才親自出馬。

            嶽毅進瞭屋,立即被濃鬱的香氣熏得暈乎乎。他後悔瞭,我未婚妻怎麼會墮落到這污爛之地?他起身要走,正好和進來的女人打瞭個照面,那盛裝女人低眉淺笑:呦,大將軍久等瞭,還請將軍恕罪。說著抬眼觀看,不由嚇瞭一跳。這將軍身材高大,面目猙獰似兇神惡煞,臉上傷痕累累。他身披半舊的戰袍。她從妓16年,接待過無數達官貴人,都是錦衣裹身,這樣可怕的將軍倒還是第一次見。一陣慌亂心跳,她趕忙親自給將軍擺果品倒茶,小心翼翼地在對面坐下。

            嶽毅瞪大瞭眼睛,眼前這女人不愧是絕代佳人。他竭力想從她身上找出當年飛飛的影子,不免有些失望。飛飛天生麗質,純潔清麗。可眼前的她,除瞭從那眼睛裡流露出些似曾相識的神情,他腦海裡那美麗清純的少女,無論如何和眼前這濃妝艷抹的女人重疊不上。不過,彼此從寒暄中聽出鄉音,很快認瞭老鄉。兩人倒語言相投,於是她對將軍的恐懼漸漸消逝。

            女人見他來到臨安,關心他的傢眷是否還在湖州前線。嶽毅告訴她,連年打仗,哪有工夫成傢。女人愣瞭一下,嘆瞭口氣說:將軍還是金玉之身,來此糟踐自己做甚?這樸實直率之語,讓嶽毅覺得似曾相識。他單刀直入地問道:敢問同鄉,聽說你有一支奇箭供奉在傢。在下一介軍中武夫,對兵器尤感興趣,能否讓我一飽眼福?女人聽瞭一愣,隨即一笑:這是怎麼瞭?昨晚就有幾個將軍來玩耍,酒後尋我要看什麼奇箭,實在是江湖訛傳。我這裡倒是美女如雲,將軍可任選盡興。